李兰娟院士团队今天撤离:武汉疫情"大局已定"


随着感染人数指数式暴涨,不少美国民众终于开始重视这场曾经被视为普通流感的疫情。然而令人糟心的是,全球范围内医疗物资紧缺的浪潮也覆盖到了美国身上,像纽约这样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,防护设备和呼吸机储备“捉襟见肘”。

03反对和敦促中,联邦政府如何抉择?

3月27日,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:目前,其他国家采取行动已有三周,除少数国家新增病例数有些下降以外,其他国家还在上升,特别是美国。现在,美国确诊病例数已经超过中国,有可能“震中”会转移到美国。

早在1月20日,美国就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患者。但彼时,似乎鲜有人在意这种病毒的“突袭”。一直到快两个月后,美国大多数民众才回过神来,而此时,美国确诊病例已经数以万计了,全球范围内的确诊人数更是以十万为单位。

伊利诺伊州一家呼吸机生产商表示,自己需要为联邦政府提供呼吸机,但是伊利诺伊州却不会分得呼吸机,自己是在为“竞争对手”干活儿。

事实上,美国已经有医护人员因缺少防护装备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先例。当地时间3月24日晚间,48岁的护士凯利(Kious Kelly)在曼哈顿西奈山西医院(Mount Sinai West hospital)去世。此前一周,他因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而入院。

尽管出行人数大幅下降,但地铁运营服务遭削减,导致多条线路车厢拥挤。德布拉西奥下令纽约市警察局及纽约大都会运输署(MTA)对地铁车厢进行检查,要求拥挤的车厢中的乘客下车,以保持安全距离。

其实,联邦政府对医疗物资也不算是“不上心”。

兴许是联邦政府将各州政府的“抱怨”听进了“耳”里,3月24日,自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联邦政府首次动用《国防生产法》采购了约6万个病毒试剂盒。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署长彼得·盖纳表示,美国联邦政府还计划采购5亿个口罩,采购合同中也将纳入《国防生产法》的一些规定。

事实上,美国在这场疫情中的反应确实相对滞后。有美国留学生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,“直到3月中旬,感觉周围才有了一点紧张的气氛。甚至医院一些医生也只说这次疫情只是大型流感。”